酔蛋

刷摄影美妆同人
tom riddle粉
hp不毕业
cp乱吃 接受能力巨强

【TRHP翻译】Sunny Afternoons 晴朗午后(短篇完结)

贼甜

ruby:

AO3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49053
原作者:Kefalion
分级:T
字数:4000+
译者注:同年级同时代的AU。蛇院汤/獾院哈,小甜饼,校园初恋。以前翻译过同作者的另一篇作品An Idle Mind is the Devil's Playground,她的文都很甜。译者最近看的暗黑文太多急需换换心情

原文简介: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的Tom Riddle/Harry Potter的短故事。只是他们两人在一个晴朗午后的互动。

原作者备注:献给Sarsky,她想要一个两人是学习搭档的Tom Riddle/Harry Potter故事,Harry是赫奇帕奇,友情向或耽美皆可。




***


在学期末,霍格沃兹图书馆的学生人数陡增。不过鉴于学生们将要面临的考试次数之多,范围之广,这点不足为奇。五年级和七年级的学生尤甚,他们肩负着教授们和家长们的高期待,得在短短的几天里展示数年来的学习成果。没人想不及格或得到一个让人失望的成绩,即使是格兰芬多中最懒惰的那群人也在这种驱使下,疯狂地穿梭在图书馆的过道间,搜寻着能帮他们通过考试的书籍。

胸有成竹的学生数量也大大增加。他们有一整年的时间,来不懈地汲取知识,完善学问。除了格兰芬多之外,图书馆里还有许多好学的拉文克劳、勤奋的赫奇帕奇和野心勃勃的斯莱特林。

尽管如此,不同学院间的学生在一起学习的场景则更为罕见。但在图书馆最里面,靠近一扇窗户,阳光能照射在一排排书籍上的地方,时常可以看到二人组的身影。

二人组由现任男学生会主席、斯莱特林的Tom Riddle和七年级的赫奇帕奇级长Harry Potter构成。他们的友谊开始没多久,大概两年,也许更长一点。学院间的交际并不容易。他们在霍格沃兹的第五年被选为级长,比起朋友,他们之前更像敌人,经常在每门课上竞争。一旦当作为级长的责任迫使他们在课堂之外不得不接触,他们学会了互相忍受对方,不久之后,随着他们意识到从合作中可以学到许多,便开始一起学习,渐渐地,诞生了近似友谊的东西。

在五月中旬的一个下午,Harry Potter独自一人坐在他们的图书馆桌边,面前堆着画满图表的书,他在对照几本不同的书籍,潦草地写下笔记。他的眼镜总是往下滑,使得他不得不重新将它推回鼻梁上。他的黑发乱糟糟的,因为他时不时地揉一把变得更乱了。Harry没有孤单太久,三点十五分时,他往常的同伴加入了他。

“你好,Harry。”传来了Tom Riddle圆滑悦耳的声音,他将书包扔到Harry旁边的座位上,对方抬头,与他相视一笑。

“草药学如何?”他问。

“十分有趣,考虑到那是一门关于植物的课。”

Harry忍俊不禁。“是你亲手选的那门课;如果你觉得它无聊,只能怪你自己。”

“我,与我能提及的某人不一样,在试着发挥自己的全部潜能。”

赫奇帕奇气呼呼地瞪向现在坐着的男学生会主席。“你清楚我放弃四门NEWTS的理由,我对天文学和草药学没兴趣,至于保护神奇生物课和古代魔文课,我必须在它们和魁地奇之间做出选择。”

Tom嘲弄道。“愚蠢的选择。骑扫帚属于浪费时间。”

“锻炼对我有好处,而且训练一支队伍能培养你在教室里学不到的能力。”

即使Tom想争辩,也无力反驳,这些话很有道理,对方确实从中获益。未来,如果他能说服Harry加入他的事业,对方具有的领导能力将是个优势,而他也不会批评每周数小时的魁地奇训练带来的健康体魄。“好吧,那就随你。”

“好的,”Harry微笑。“我们去外面学习如何?我在室内待了一整个上午,今天天气这么晴朗。我想亲眼看看太阳,而不是从窗户里往外张望。”

“我刚从外面回来。”Tom发出抗议。

“我们在室外可以单独相处,”Harry故作天真地暗示道。“我们可以进行一些课外活动。”

“你在勾引我吗,Potter先生?”

Harry假装倒抽了一口气。“你怎能这样诬赖我?我只是提议在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决斗一场,不过你的建议也很不错。”

Tom摇了摇头,柔顺的黑发随着这个动作落下,遮住了他的黑眼睛。他不耐烦地把它们拨到一边。“为什么我要容忍你?”他反问道。

“因为你喜欢我,”Harry笑容灿烂地说,“也因为我能让你远离无聊。”

“千真万确。不知怎的,你从未停止过给我惊喜。”

“我确实试过了。来吧,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在晚饭前就有时间做完所有的三项活动。”Harry从椅子上站起身,把他的全部论文和书籍都一股脑塞进书包,走了出去,他知道斯莱特林会跟过来的。对方一直如此。

Tom叹了口气,也站起来。他不知道Harry身上的哪种特质吸引了他。Harry是个可爱的人,但通常来说这对他还不够。他不像围绕在赫奇帕奇身边的绝大多数人那样浅薄,因为他友好而耐看而凑上前。Harry Potter不仅仅是这样的人。他的同伴足智多谋,能在学业上挑战他,这是Tom看重的。Harry也有魔法天赋,是个出色的巫师。

除此之外,他们都有着相似的背景。他们都失去了父母,尽管原因不同。而且他们都在因恐惧而憎恨他们的人身边长大。魔法拯救了他们,霍格沃兹是他们第一个真正的家。相同的经历令他们建立起了牢固的友谊。

他在Harry在前台借书时追上了他,然后他们一起走了出来,讨论着Harry在图书馆做的算术占卜的计算,继而探讨算术占卜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这是他们的习惯之一。他们经常研究霍格沃兹教的课程在不同的情况下的用处,以及如何将它们结合到一起。

赫奇帕奇表示他相信算术占卜除了用来预测未来之外,还可以用来计算施咒效果的持久性。Tom或多或少赞成Harry,不过他争论说这门学科还可以被用于更广阔的领域,他声称运用正确的数字,能使任何咒语的威力变得更强,即使施咒者没有创造出永远不变的东西的打算。

没过多久,他们就走出了巨大的橡木大门,沐浴在阳光下,沿着山走向黑湖。他们准备去平时的秘密地点,在湖的另一侧,离这里非常远。远到学生们通常不敢去那里冒险,而且由于有露出湖面的岛屿遮挡,能让他们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做任何想做的事。

Harry在一棵很大的樱桃树旁坐了下来,躺在芬芳的草地上,透过树的新叶间的缝隙仰望蓝天。

Tom仍然站着,静静地看着另一个巫师。“你打算就这样偷懒,浪费掉我们的下午?”他问。

“你只知道学习,不会娱乐。”Harry抱怨道。

“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奖赏。”

“我只听到了一堆废话。休息一下,Tom!如果你花五分钟享受一下阳光,也不会因此失败的。”

Tom生着闷气,把书包扔在草地上,在Harry身旁躺了下来,他闭上双眼,避免直视强烈的阳光。

“如果我是阿尼玛格斯,我认为我会是只鸟。”片刻后,Harry若有所思地说。

“嗯。”

“你不同意吗?”

“一只游隼。”

“所以你真的同意?”Harry支起胳膊,靠向Tom。

“这有可能。”

“那么你呢?请别告诉我是蛇。有创意一点,不然我就要对你用咒了。”

那个斯莱特林睁开双眸,轻轻瞪了他一眼。“蛇又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只是这样太无聊了。你可能是只狐狸,狡猾又聪明。或者是只猫,因为你极其独立。你甚至可能是一只乌鸦。”Harry看着Tom英俊的脸上掠过不同程度的厌恶表情。“这些不合你的心意吗?”

“不。”他没好气地回答。

“好吧,随你怎样!这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我们甚至都没尝试过这种变形术。”

“这不值得我们花时间。”

“我的——”

“我知道你的父亲和祖父,Harry。追随他们的脚步不足以成为在一项没多大用的变形术上花大量时间的理由。当你可以随意变形成任意动物时,为什么要让自己受限于一种形态呢?”

“阿尼玛格斯变形不需要魔杖。它可以使你在失去魔杖的情况下占据优势。”

“最好的做法还是加强训练,这样你就永远不会陷入这种劣势中。”

“让我们求同存异,好吗?”

“好。”Tom又闭上了眼。

他们沉默了更长一会儿。“这周末是霍格莫德周。”Harry说。

“嗯。”Tom再次说。

“这是我们最后一个霍格莫德周。你考虑过了吗?”

斯莱特林叹息道。“是的。”

“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很难想象我们明年不能作为学生回到霍格沃兹了。”

“作为学生?”Harry重复了一遍,他察觉了Tom刚说的话。这是Tom另一个喜欢Harry的原因。他能注意细节。

“我告诉过你我要求与Dippet教授会面,不是吗?”

“没错,不过你没告诉我原因。”

“Merrythought教授打算退休,我将要申请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一职。”

“真的吗?”

“是的。”

“为什么?你知道魔法部欢迎你去任何一个部门工作。上次鼻涕虫俱乐部的晚会上,魔法部初级副部长就这么说了。”

Tom讥笑,他掩饰不了这个表情,而在Harry身边,他也无需克制,不过他确实得隐藏起他性格中更黑暗的部分。“魔法部是个笑话。停滞不前,被一群对真实世界一无所知的腐败的老官僚主义者占据。他们不在乎魔法的进步和我们的发展。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试图隐藏起来,惩罚那些他们眼中可能泄密的人。他们没有意识到魔法正在消亡,他们也毫不在意。总有一天他们会清醒的,那时就太迟了。我不能从一个系统的内部改革它。那样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

Harry皱起眉。“所以你将试图改变下一代的信念?这有什么用呢?通过教学带来的变革速度也更慢一些。”

“我明白!在霍格沃兹教书能给我足够的时间计划我需要做的事。授课并帮助年轻人了解我们的世界仍然是一项值得追求的事业,但最主要的是能让我有闲暇继续我的研究。霍格沃兹确实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图书馆,至少在我们这边无可匹敌。尽管非洲和亚洲的巫师们有着更广阔的知识,但对我来说没什么帮助。我们的社团也证明了我享受教学。留在这里是个合乎逻辑的选择。”

“而且你也会想念霍格沃兹。”

“是——不!”Tom匆忙改口,怒视着那个赫奇帕奇。“这与多愁善感无关!”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你不相信我。”

“我确实相信你是出于你所说的原因,而想要教书。但我也相信你会想念霍格沃兹的。这是我们的家。”Harry的语气没有留下反驳的余地,Tom放弃了争辩,因为即使他不愿承认,他内心也同意这番话。一旦他被迫离开霍格沃兹,他会想念这里的,不过这种事不会发生。Dippet教授一向对他只有好话,那个老校长承认他的天赋;他肯定会为有Tom Riddle这样的巫师来教他的学生而激动不已。

“你知道你想要什么,这是好事。我正好相反。”

“你可以从事任何你想做的职业。”

“但那是什么呢?曾经我以为我想打魁地奇,但我不想要一份在我三十五岁之前就结束的事业。之后我以为我想和我爸爸以及Sirius那样当个傲罗,但我也不觉得那是适合我的。”

“你也可以留在这里,当一名老师。”Tom温柔地说。

“我要教什么呢?黑魔法防御术是我最擅长的学科,你已经对那个职位捷足先登了。”

“你可以教任何一门你学过的课程,不过也许要除了魔药学。如果让我做主,你可以代替Dumbledore,而他就可以消失到一个我看不到他的地方。”

“你真的不喜欢他,不是吗?”

“我对他的反感向来不是秘密,正如他从未隐藏过他对我的厌恶一样。”

“他并不讨厌你,他只是……”

“嗯?他怎么了?”Tom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对你警惕。”

“哼。”

“说到这,我们明天要交变形术论文了。”

“没错。”

“你写完了吗?”

“当然。”

“你介意帮我看一眼我的作业吗?我不确定该如何阐释Yvette变出金属的原理与Gamp定律的一致性。”

“拿过来。”

“谢谢你。”Harry坐起来,倾身去拿他的书包,他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取出一卷羊皮纸,递给Tom。当斯莱特林通读他的论文时,Harry拿出他的魔药学课本,他已经向Tom保证过利用一切闲暇时光复习魔药学,因为这是他最薄弱的科目,而他在复习这门课上所付出的任何努力都可能有所帮助。

沉默笼罩了坐着的两人,只听得到羊皮纸的沙沙声、微风拂过树林的声响,与鸟儿的啁啾。

“写得很好,”Tom浏览完毕后说。“我觉得你只需补充一下,变出金子是不可能的,因为黄金受妖精魔法的限制,需要超乎寻常的力量才能创造,只有这样才能变形出来,而不是从无中生有。”

“好的,谢谢,我稍后会加上的。不过我想现在是时候开始第二部分了。”

“第二部分?”Tom提问道。“什么部分?”

“这个。”Harry的魔杖出现在手中,话音未落他就对Tom扔了个无声咒。Tom从红光中判断出是缴械咒,不出所料,因为它是Harry最喜欢的咒语,而且有时候很有用。然而Tom更偏好威力更强的咒语,在敏捷地躲闪之后,他回了一个魔咒。接下来的决斗变得愈发复杂。从简单无害的咒语到被击中后就会被送往医院的魔咒。而且他们不仅仅使用魔法。他们时刻变换着位置,躲避攻击、不停奔跑。

如他们喜欢的那样,两人还融入了不同原理的魔法。Harry变出一群飞鸟干扰Tom,Tom则对大地施咒,将对方脚边的青草变成了锋利的刀刃,一旦Harry跌倒就会受到严重伤害。

他们使用的咒语越来越艰深,Harry用的是强大的光明魔法,而Tom得忍着不用太黑暗的魔法,因为他不想让Harry知道,至少现在不是时候,这令他略占下风。

他们围着对方转圈,咒语从未间断,两人越靠越近,直到他们圆的半径只有几英尺的距离。突然Harry冲了过来,令Tom大吃一惊,然后那个赫奇帕奇亲了他,Tom沉浸在对方贴近不放的双唇中,喘息着,几乎没有注意到一只手拿走了他的魔杖,不过他也不在意这场决斗了。

“我赢了。”Harry的呼吸喷在他的脸颊。

“只是凭斯莱特林的方式获胜的。”Tom假笑。

“学院不代表一切。”

“当然不,你就是证据之一。”

Harry轻轻地笑出了声。“我不确定我该把这句话当成对我朋友们的侮辱,还是对我的赞美。”他的手沿着Tom的胸膛向下。

“赞美,”对方回答,与此同时那只灵巧的手解开了他的皮带。“无疑是赞美。”

“回答得不错。”

然后他们滚倒在地,开始了他们下午的第三部分。



END

好好吃饭
好好学习
好好睡觉
还有最好

青春是色彩绚烂,也是非黑即白。
青春给你一层最美丽的皮,覆盖在你亘古不变的骨。
你深知其皮动人,却又深知其终将逝去。
你不知的是,铭心的青春,是刻骨的,是一把雕刻你骨的刀,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而我只愿你,年华老去后,经过蹉跎的骨,依然青春。

【授权翻译】Past's Player 危险游戏 序章 下

20元的宝宝奶昔:

汤姆.里德尔觉得很无聊。


 


他的第五学年已经开始了一个星期,尽管他很乐意回到霍格沃茨和充满魔力的环境,缺少波澜的生活还是让他意兴阑珊。


 


学业对他来说简单得令人发笑,几乎所有的课程在他的第三学年都已经确信掌握。当然,这里的生活比和那些麻瓜一同挤在炸弹侵扰的屋檐底下要好得多。想到那些场景,他的眼睛微微闭起,将颤抖的反射克制住。


 


当然,在格林德沃的威胁下,巫师界也有它的战争。但比起战火、爆炸和伦敦街头无趣丑陋的败景,一场有魔杖和魔法的战争要华丽、精巧、宏大得多。


 


他感觉兰斯彻奇那个可悲的白痴正在试图吸引他的注意,但被他无视了。所有人都想争得他的喜爱,在他的指掌之中已经没有任何挑战可以威胁他的帝国平稳运行。


 


当然,玩弄那些敢于挑战的人一直是他的一大趣事,他喜欢看自己能从他们那里夺取多少,并且享受在对方理解自己的举动前就将他们摧毁的节奏。他还有另一种玩法,先满足那些可笑的虚荣心,在那些人自命不凡,气焰正盛的时候抛弃他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实际上是怎样没有价值的存在。


 


哦,看着在那之后他们是怎么扭曲地爬着争取他的注意实在是太愉快的一件事——不顾一切地绝望地去做任何事,只是为了换取他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从他的唇上说出的善意的词语。


 


他把鹿食草加到他的魔药里,搅拌,无视斯拉格霍恩在他和普林斯之间来回的欣赏的眼神。


 


另一个“O(出众)”,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从来没有得过其他的评价,他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什么都不会出错——


 


一声令人震惊的巨响,一具突然出现的身体穿过厚重的空气狠狠地撞到他的小桌上。事实上,如果他没有马上躲开,那很可能就会落在他的腿上。


 


有一瞬间他感到迷茫,疑惑,眼前的一切都难以理解。


 


然后课室里一片混乱。


 


人们在尖叫。这简直惹人发笑又令人同情。


 


这只是一个男孩罢了。


 


他承认,这个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男孩的确相当奇怪,但是这并不需要那样令人烦躁地叫个不停。


 


黑发,比他的更直,但是同样的色度;被太阳晒黑的皮肤;小个子……难以正面评价的着装;眼镜;还有……一道令人好奇的伤疤?看起来像一道闪电。让他稍微有点兴趣。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新的,他没有玩过的东西。那个奇怪的男孩嘴中传出痛苦的呻吟,然后半开了眼睛,眯着眼扫视这间教室。


 


那是一双摄人心魂的眼睛。祖母绿,杀戮咒的颜色。没有它们,会让这个男孩看起来平庸许多。当然,他也足够英俊,这不是汤姆关心的,但有些女生已经开始了兴奋得令人反感的低语。


 


他简直想大叫,这些人难道打算一直这样像傻瓜一样盯着看吗?当然,期待他们会突然长出大脑脱离平常的愚蠢是他的错误。


 


“谁去把校长和护士请过来,”他简洁明确地吩咐,压抑住一声叹息,在声音中加上几分担忧的腔调,让这听起来更令人信服。


 


他听起来就像模范学生,完美。


 


那双眼睛马上看向了他,大概是被屋子里唯一一个不是尖叫的声音吸引。他们的视线交错,然后那双眼睛睁大了。


 


绿色的,充满生机的,疑惑的,蔑视的眼睛。


 


“汤姆.里德尔?”那个男孩大叫,满脸不敢置信,他的神情几乎是恐惧的,肯定是憎恶的。


 


在他控制住自己之前,他的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睁大了,像是作为回应一般。


 


这个男孩认识他吗?但是他不知道他——他知道吗?他的大脑闪过成百上万的问题和同样数量相当不尽人意的答案。


 


他本能地俯冲过去,抓住对方的下巴,他的手指滑过那光滑的肌肤,在那个男孩下意识的挣扎中捏紧。


 


然后,一种痛楚将他们两个完全笼罩,那双鲜活的眼睛变得呆滞,然后晕了过去。


 


他感到一闪而过的失望,然后他整理好自己的精神,主动提出把这个不速之客带到医疗翼去,这样就可以方便迪佩特在那里与他们见面。


 


他藏起了一个得意的笑。


 


事情似乎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


不好意思久等了!因为出去到很晚所以时间有些不够用。


承蒙大家厚爱,不胜感激,会努力认真地好好翻译下去的。


1上说到的韶涵是我的兔子玩偶,短暂地失踪了一天,已经找回来了,非常开心!然后还有一件特别高兴的事,今天真的是虽然疲惫但是很快乐的一天ww 如果可能的话明天想更到第三章来庆祝今天的美好


谢谢大家的喜欢~